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漢王寶藏 > 漢王寶藏
錯誤舉報

第二十四章 圍二攻棕熊

www.dushuzu.com 讀
    “酸與鳥”我下意識地張嘴問道。(百度搜索"讀書族小說網",最新章節免費看),

    梁若伊搖搖頭:“不知道,沒看清是什么東西。回去休息吧,就算有什么東西,現在霧氣這么重,能見度這么低,很難看到的。”

    我跟冰美人相視一眼,覺得也就只能這樣了,便扔掉了那塊已經腐蝕的差不多的飾物,回到了篝火旁。

    梁若伊看上去很累了,靠在山壁上很快就睡著了。而我走了一天的山路,下午還被那黑面尸折騰了好一會兒,身體甚是疲倦,卻是一絲困意都沒有,坐在地上看著梁若伊,一動不動。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睡了過去,睡的不沉,總是一會兒就醒,又懶得睜開眼睛,便繼續睡。

    恍恍惚惚中,我貌似聽到了耳邊傳來一陣陣的輕微的風聲,這座封閉的山凹中,確實挺冷的。

    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發現竟然有一束束略顯刺眼的陽光照在我的臉上。

    “唔”我伸了個懶腰,揉了揉眼睛站起身,霎時愣住了:周圍的霧氣仍舊很是濃厚,只是,頭頂不遠處飄著一團團那些暗黃色的液狀物,在霧氣外面的陽光照射下閃閃發亮,而正是這一片片的液狀物,將陽光一點點通過折射照了進來,照在了那些樹木上,如同白晝一般。

    怪不得怪不得這些植物在數百數千年的霧氣籠罩下仍舊能夠健康生長,原來是因為這些酸與鳥的糞便將陽光折射了進來

    “怎么了幾點了”梁若伊此時也醒了過來,問了我一句,揉了揉眼睛,也被眼前的景象嚇住了:“這、這樣啊”

    我嘿嘿一笑,接著山壁上的霧水洗了一把臉,邁步在四周走了一圈,沒有發現二叔跟布袋和尚的蹤影。

    回到篝火那的時候,梁若伊已經備好了早飯,我們草草吃了一頓,檢查了下隨身物品,梁若伊又跟扎烏哈爾那邊聯系了一下。

    據扎烏哈爾所說,他們一路很順利,也沒有遇到別的岔路,現在馬上要到“u”字形的底部了。

    “我確實有些掃把星的味道啊”我苦著臉看著梁若伊:“為什么每次出事都在我身上呢”

    梁若伊嘴角劃出一道弧線:“算了吧,你不覺得,我們的懷疑現在越來越真實了么扎烏哈爾那邊為何沒有出任何問題”

    我一愣,沒想到冰美人想到的是這一點:“對啊,一開始提出分隊伍的就是扎烏哈爾,分開兩隊之后,決定哪一隊走哪一邊的也是扎烏哈爾,現在我們走散了兩個人,昨天還差點死在黑面尸的手上,而扎烏哈爾那邊屁事兒沒有,越來越讓人可疑了”

    梁若伊莞爾一笑,拍了下我的肩膀:“不過我相信,七爺不會覺察不到這一點的。”

    這話讓我更吃驚了,吃驚的不是七爺能不能察覺這一點,而是梁若伊在說此話時那輕松的神情。每次行動中,這種神情幾乎是不會出現在梁若伊的臉上的,剛才她的這種神情,我覺得是做給我看的。

    冰美人真正在想的是,那邊的七爺跟豬頭,還有蛤蟆,一定也是有著自己的小心思的,現在想必所有人都各懷鬼胎,誰也不能相信誰。隨著行動的越來越深入,我們能得到手的東西越來越多,也更加考驗每個人的心理。

    梁若伊的那個表情,看似輕松,但是在我眼里看來,更像是一種不屑,一種提醒。

    我相信,現在的冰美人一定也在懷疑二叔,懷疑了二叔,就一定也會順帶著懷疑我

    “還不走”梁若伊走出了數步,扭頭回來見我還沒跟上,朝我招手道。

    我應了一聲,跟了過去。

    很快,我們走出了這座山凹,在霧氣中,梁若伊找到了昨日進來時在山壁上畫下的記號,起碼看來,布袋和尚很可能沒有發現這個記號。

    “咱們還是快走吧。”梁若伊指了指南邊:“說不定二爺跟布袋和尚,已經在前面了。”

    我點點頭,跟著梁若伊向前走去,可是這眉頭卻是一直皺著,舒展不開了:她從早上開始,這說的話總讓人覺得是旁敲側擊,二叔可是跟我們在一起的時候走散的,如果他沒事的話,應該也是先回到山凹中找我們啊,現在她說二叔可能跑前面去了,分明是把不信任擺明了說出來了。

    唉,做人越來越難了。

    這一路上,我跟梁若伊的話很少了,按照之前她的估算,我們已經走了差不多三分之二多一點的路程,下午兩點鐘左右,便能夠進入“u”形峽谷的底部了。

    十點多鐘時,頭頂的那些酸與鳥排泄物大部分消失了,剩下的也很快落在了地上,頭頂的那一束束陽光,很快就消失了。

    奇怪的是,這一路上安靜了許多,沒有什么東西再來攻擊我們。

    “哎,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啊”我打量著安靜的四周:“那棕熊跟酸與鳥就不說了,這個黑面尸,為何會出現在這里難道這里有墓葬”

    “這里原本就是千年龍脈,有墓葬也是正常的。”梁若伊若有所思道:“不過我覺得,就算是有墓葬,也是那些黑面尸自己的墓葬。盛產藥材的土地,一般陽氣比較重,陰陽失衡,對龍陽之氣并不好,所以有大墓葬的可能性不大。黑面尸出現的目的,有可能就是在保護那片天山藥園。”

    “吆,你知道的這么多啊”我嘿嘿一笑:“我在想,我死后,也要給自己找一處吉穴。”

    “哼”梁若伊瞥了我一眼,滿臉的不屑。

    時間很快就指向了中午,我們靠在一邊休息了一會兒,吃了頓午飯,下午一點鐘,起身繼續向前走去。

    走了不到半小時的樣子,我們距離“u”形峽谷的底部只有不到一小時的腳程了,我的心里開始興奮起來,腳下的步伐也慢慢加快。

    “等會兒”

    正走的風風火火的時候,梁若伊伸手一把拉住了我,做了個手勢,示意我噤聲。

    我跟著梁若伊沿著山壁慢慢向前挪動著,幾秒鐘之后,我聽到了前面的一陣叫喊聲,仔細一聽,是在打斗

    二叔還是布袋和尚我正猜著呢,就聽到了一聲女子的聲音:哈,竟然是孫苗苗

    因為霧氣很重,能見度不過一丈多點,我們現在根本看不到孫苗苗那邊的情況,不過我回過神兒來就有些著急了:孫苗苗他們應該不會跟二叔相爭的,因為我們現在是“合作”關系,那這么說的話,就是布袋和尚嘍

    零件齊全的布袋和尚也就跟孫苗苗打個平手,現在少了一根胳膊,豈不是兇多吉少

    想到這一點的我伏在冰美人耳邊輕聲說道:“過去看看吧,萬一是二叔或者布袋大師呢”

    梁若伊點點頭,遲疑了一下,拉著我繼續向前走去。

    很快,我們看到了模模糊糊的幾個黑影在霧氣中竄來竄去,中間那團黑影格外的龐大,等看清楚一點的時候,我跟梁若伊都是一滯:竟然是孫苗苗、周軍跟柴老五三人在圍攻那頭強壯無比的棕熊

    乖乖布袋和尚哪去了這三個人怎么跟棕熊打起來了要知道他們至少比我們早到大半天的,我跟梁若伊還走了一段岔路,有二叔指點的他們怎么會這么慢呢

    難不成,二叔對他們也有保留,并沒有指點多么精細的路程我皺了皺眉頭,心想這點,二叔倒是能夠做的出來。

    “你看,那個周軍,好像受傷了。”

    我正悶頭思索呢,一邊的梁若伊伸手指著一個人影對我說道。

    小提示:電腦訪問進dushuzu.com 手機登陸m.dushuzu.com